您的位置首页 > >社会公益 > > 援助行动

祁 连 日 记——之五十七

发布日期:2017-04-19 10:20:31


2016.12.14,星期三,晴   张秀洲昨日的严寒对身体已经造成影响,在科室上班就不停的在办公室、护士站、值班室躲着,找不到一个温暖的地方,上午已经出现了鼻塞、流涕、喷嚏的症状。吃过晚饭,这种感觉越来越严重,全身不停的出汗、畏寒。近一段时间祁连的冬季越来越冷,家人不在身边,担心自己的身体出问题,而且援建工作接近尾声,希望能善始善终的把自己的任务完成。昨晚睡前就从包中翻出带来的感冒药吃上,拿出最厚的衣服套在身上,希望能躲过这次感冒的袭击。早上起床后,鼻塞、流涕的症状更加明显,还好没有发热、咳嗽、咳痰,没有明显乏力。周三有大查房的任务,还得早早赶过去,做好各项准备。冬季天亮的时间越来越晚,早上八点钟出门,星光刚刚褪去,路上黑黝黝的,山背后露出暗淡的青灰色天光,朦胧中能够分辨出雪山、树木、建筑的影子,街旁的路灯发出微弱的亮光。室外温度再次降至零下十八度,那种感觉已经超越了自己对寒冷的认知,整个小城已被冰封的感觉,空气都要凝结,时间仿佛静止。路上见不到行人,遇到上班的同事也只是点头示意,怕问候的话还没出口就被冻结在这寒冷中。过度的寒冷使得就餐的人明显减少,食堂里空荡荡的,只有灶台的两位厨师守在炉旁,厨房内蒸汽弥漫,一进去就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温暖。一碗热乎乎的菠菜汤驱走了身上的寒意,从心底都觉得暖融融的。天色渐渐变亮,山顶已经泛白,再一次裹紧衣服,赶到科室参加交班。周一、周二是藏医院分级评审的时间,这是医院今年工作的重点,前期已经做了大量准备工作,无论环境设施还是仪器设备都得到改善,虽然基础条件还有欠缺,但是大家已经非常努力,依然取得不错的成绩。对于藏医药的理解还是很肤浅,安哈周姐大夫是地地道道的藏族,问起她对藏医的认识,才知道她才是真正的藏医世家,从祖父到她弟弟三代从事藏医。听她介绍起藏医的发展,了解到藏医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内涵和特色,对骨关节病、胃肠道疾病有自己的优势。大家从历史及发展的角度对西医、藏医、中医进行比较,也领会到民族医学的博大精深,对医学的认识也变得更加深刻。除了治病救人,医学更是承载着人文、历史情怀,他包含着人类对自然的认识,更包含着人类对自我的哲学升华。今天晨会时间院领导忙着开医院评审反馈总结会议,不能参加查房工作,交班结束后,由我带着大家查房。装修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,病房环境有些杂乱,住院患者还是很多,病房管理并没有放松。护理姐妹仔细的交班,认真的巡视患者,工作有条不紊,从临床工作中已经感受到她们优秀的专业素质。我们医师查房也要细致负责,不能出现任何纰漏。近几天来,知道就要离开这里,自己更珍惜在祁连的这段时间,希望更多的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,分享自己对疾病的认识。有空多和大家交流,无论是工作还是感情,加深彼此的了解。今天再次收治两例癔症患者,自己总结了一下,在祁连两个多月时间,接触到癔症患者有8例,全部都是年轻女性,在十几岁到四十岁之间。和科室的医生、护士讨论过这种现象,当地此类疾病的发病率非常高,分析原因,考虑牧区居民居住地分散,各家都是零散的分布在山沟里,与周围人交流少,且山里不通电,娱乐活动也少,还有民族习俗、宗教信仰、家庭关系等复杂的原因,心理疾病发病率高。建议当地同行如果有机会做一个大型的流调,做出详细的数据,结合当地文化背景和民族习俗给予合理的心理治疗。下午刚上班,玉器店的老板电话联系就诊,见面倍感亲切,短短的两个月,小城内已经认识了那么多朋友,经常在路上遇到熟人打招呼,小城已经真正接纳了我,走在路上也没有了陌生感。曾经在那么多城市生活,几月、几年的时间都有,从没有那么快的适应和融入,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,小城一直在等待着我,等着与我的相逢。